•  

     

    三年积累,六个故事。用没有温度的纸张,与你分享温暖的梦境。

    寂地首本短篇绘本集《飞翔的猫》现正在热卖中。

    《飞翔的猫》
    她有一颗永不停留的流浪之心,千山万水,却一次次绕回他身旁。

    《雨天小姐》
    多愁善感的她,每一滴眼泪都会变成这个城市一毫米的降雨量。

    《缺氧》
    只能在自我保护的气泡中生存太靠近就会缺氧,要如何拥抱对方?

    《失忆症》
    恋人在她的心里埋下的蓝色种子,超出负荷地不断生长。

    《镜头》
    完美的他们,在毫无修饰的镜头背后会是什么模样?

    《糖》
    在灾难中沉睡不醒的孩子,你的天堂是什么模样?

    寂地的絮语,成长的温度,为青涩美好的年少时光留下一份温暖烘焙过的纪念。

     

    《飞翔的猫》在豆瓣图书: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400559/
    《飞翔的猫》在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4778182.htm/

     

     

  • 甜蜜的空气

    等飞机赶飞机一共用了16个小时,终于到了瑞士巴塞尔。

    这是一个像童话小镇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却有一座历史超过两千年的教堂,莱茵河穿过整个城市,瑞士法国德国交界线也在这里,街上很多建筑都是12世纪老房子。

    对比街边橱窗里不明白年代的素描,模糊的黑白照片,街道只有细微的改变,住在里面的人换了又换,每个人生活过的痕迹在那里细细的沉淀下来天。市政厅门口的卖花妇们依然在忙碌,闭上眼,很容易就能想象出几百年前的旧时光,然后像默片一般,巴塞尔人坚持他们独特的信仰,不介意的在城市中建起也许有点碍眼的电车,电线,交通标志,又以乐观平和的心态度过了那几乎毁掉一切的大战。嘉年华的马戏团在圣诞节前来了又走,也许带来过罕见的动物,带来各种孩子们垂涎的糖果,甜蜜的气味弥漫在空中,渴望糖果的小孩们长大,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他们的子孙去卖糖果,以巧克力文明的瑞士人,到哪里,都和人分享着他们的甜蜜。

    一百多年前有一对巴塞尔夫妻,是当时瑞士最富有的人,可他们没有孩子,于是共同决定将他们留下的财富用来建立一个基金会──merian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用于改善巴塞尔这个城市贫穷的人的生活,但并非是直接救助,而是让他们学习职业技能靠自生的力量生活下去。一百多年后这个基金会依旧运行良好,一方面他们也接受别人的遗赠并实现逝者的善愿,一方面他们修建房屋,酿酒,耕种,出版,建立美术馆,策划各类项目来增加基金会的收入,另一方面,他们让外来人口学习官方语言──德语,培训他们的职业技能,让孩子们到田间耕种,甚至建了一个儿童行政厅,收集孩子们的意见,看看孩子们想要一个怎样的巴塞尔。还为艺术家建立一个国际交换工作室,我现在就住在这里。

    这次到巴塞尔是因为那个基金会旗下的动漫美术馆要举办中国时代印象的展览,有很多很棒的连环画时代的珍贵作品都来到了这里。星期五的开放日,我会在那表演现场电脑绘画。

    这里的馆长抱歉地说:“中国的漫画有那么多不同的种类,我们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来展出。”可惜现在我们自己连一个关于漫画的博物馆都没有。也许有一天会有吧。在那好不容易逃离时代毁灭的紫禁城外,新的城市正在几千年层层累积的废墟上飞速建立起来,也许过了那些疯狂的年代,未来的我们,还有机会,在那薄如蝉翼的基石上,重新造就属于中国文化的辉煌,让未来的人们,有地方存放那份关于自己的文明的乡愁?

    现在是本地时间早上八点,我在空旷的工作室里,煮了杯咖啡,推开窗户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在心里感谢了一下那对夫妻,虽然他们已经过世一百多年了,而他们的善愿依旧像巧克力的味道一样,留在巴塞尔的空气里。

    十一月,不同的树木形成不同的红色黄色

    十二世纪开始就没有太大改变的巴塞尔街道

    城市里用着样式很怀旧的列车

    基金会的办公楼静静地服务着这个城市

    工作室的房间巨大又空旷,还好所有家具都有轮子,于用家具围着床,安心地睡了。 这网络很慢上网不那么方便。

    但不知怎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静下心来慢慢写点东西。

     

  • 寂地 阿梗 广州之行

    2010年0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