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年后那么远的事。。。

    2009年08月2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di622-logs/45312712.html

    摄影 木白

    今天新蕾101发给我一堆关于自由的问题,有一个问题是,你觉得一百年后的世界是好的还是坏的。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正独自坐在拉萨一个青年旅馆的楼顶咖啡屋,晒着太阳。在这之前的一个小时和朋友们走到布达拉宫门口。大家兴高采烈的要进去。我却忽然看到那些飞舞着的气球,那些密密麻麻的人头。心里别扭起来了。

    “我不要去了。”我说,然后我就回来了。

    2005年的冬天我曾到过那里。那时候没有人,我可以自由的穿过一道道在旺季并不开的门,爬上布达拉宫的屋顶,和喇嘛聊聊天,晒着太阳。抬头看到那些金碧辉煌又沉默的灵塔,在安静又冷的黑暗殿堂里,听着朝圣者低声念出的经文,默默地被感动得起一身鸡皮疙瘩。我是那么的爱这个地方。所以我别扭的不想看到那么多人。不想听到无知的游客说:“这些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阿。”

    是阿,看惯了高楼大厦的我们,什么没见过的我们,还有什么好奇的。

    神圣不是因为楼高。神圣不是因为刻意的威严。它们就在那里安静的沉默。我就是很怕看到人多。

    现在坐在这里写字,咖啡馆的电视里放着台湾风灾等等等等的消息。我心里别扭的想哭。

    我那么那么的喜欢拉萨。但我那么那么自私的希望这里一直都是一个安静的拉萨。酥油和香火的味道沾满我的衣服,我满怀崇敬地转动着那些转经筒,低头跟在那些朝圣的人背后。谦卑的把头靠在释迦牟尼金像的脚边。

    一低头眼泪就要掉下来的那种喜欢。

    我想去一个朝圣者的拉萨,不想去一个旅游胜地拉萨。看过一次就够了,将那记忆深埋我心。

    跑题跑得好远,关于那个问题,我想了半天,回答:

     

    我认为一切都分成好坏的。一百年后,该来的矛盾会来,该毁灭的会毁灭。然后一切又会重建。所以没有好坏只是过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活总是最重要的 2010年08月29日

    评论

  • 深夜 把灯全都关掉 一篇篇翻过你的文字 图片。心很静。
    30分钟前在人人网上一个陌生人的相册里看到一些感觉心动的漫画 下面却配着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字。很不耐烦地把图片存到桌面 然后打开细细地看。色块 线条 他们都在说话。
    漫画的评论里 有人提到你的名字。寂地。
    大地 延伸到地平线目力所不及的地方 沉寂
    看到你的名字眼前闪现的图画。
    google你的名字 进到你的部落格
    才发现你的文字 有着跟你漫画同样的性格
    很自然的吧 你的灵魂 触及在这些文字和图画上 然后又触及到那些看着这些文字和图画的人
    包括我
    坐在地球另一端的一个小小房间里 屏幕的荧光 映射在我的瞳上 是你的文字和图画 是你的思绪
    是宁静
    就如同外面 熟睡的夜
  • 今天看《青年文摘》才认识你,突然有种想进一步了解你的冲动,呵呵!! 一会我找找你的漫画书看看,希望还不太晚。

  • 声明
    大家发邮件不要发错了
    jidi622@163.com这个邮箱不是寂地的
  • My Way,很好听的名字。
    The Margin On The Way...
    我想要一本你亲笔签名的书...
    说实话,我看不懂这类书。不过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 神圣有时只因静默

    说到拉萨

    想起读《莲花》的那段日子

    清净笃定,多好

    愿台湾的同胞一切安好
  • 我一直是做动画的,今年下半年就转行开始做漫画。希望能与你交流。我qq是:358473946 如果你也有qq,不嫌弃的话可以加我。要是觉得麻烦的话,不用理我啦,我知道你好忙的。 祝你画画、出书一切顺利!旅行也有美好的收获!
  • 原来看了你的MY WAY,一直想给你写信来着,都在那张小纸上写完了,可就是没好意思寄给你,也不知道为啥,大概觉得自己很蠢吧。但还是很想跟你交朋友,聊许多事。另外你说的诸行无常我了解,不过一般这种情况下,你要么选择麻木(就算你不想麻木,但因为想避免痛苦的潜意识条件反射就会导致你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中渐渐麻木),要么修行成佛。否则就会一辈子受折磨。所以这3个选择,你肯定会选一个啦,我希望你选择超脱哈,而不是另外两个。
  • 看了你的日誌,我覺得布達拉宮真是有一個寬廣的胸懷,她包容著我們。
    不管熱鬧也好,寂寞也好,她也默默地看著,靜靜地包容著我們。
  • 当一样东西太过于美丽安静的时候

    人类总是会有无数种方式让它们变质。
  • 一百你后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 谦卑的把头靠在释迦牟尼金像的脚边。
    喜欢这句安静、对内心的信仰膜拜的话。
    天天被束缚在家中,还没到走出去的时候。心里一直幻想着遨游世界,可是,我怕,当无法成为现实,或是那些在人们心中无比美丽的地方,等我真正到那里的时候,已感觉不出神圣,或是已丧失了感觉神圣的能力。。。那该怎么办呢?
    回复小里说:
    神圣在你心中
    2009-09-05 05:20:55


  • 我在想 等我以后长大了 我要去很多很多地方
  • 说到拉萨,让我想起了《莲花》..
  • 也许是吧
    没人能准确预测什么

    我向往了多少年的西藏
    想体会一下那种莫名的感动
    有没有理由都好

    在家宅久了都觉得出门看见很多人不舒服
  • 一百年以后好远,远得可以这么跟自己说,反正到时候我已经不在了,管他一百年后是怎样,反正我也看不到了
    呃。多么不负责任的想法啊


  • 我能明白,就像我迷恋山峦的景色,沉浸在龙猫的梦境里一样,我自私任性的奢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
    我讨厌这个梦被太多的人知道和不屑
  • 我很害怕等我有钱四处游的时候,那些我想游的地方已经被商业化侵蚀
  • 拉萨我以前也总是很向往很向往,但是高考之后在与无聊的斗争之中,就越来越模糊了。。。时间那,那些朝圣者应该就是用时间证明自己的虔诚了吧,那样的话即使100年又怎么样,世界变坏了又怎么样,他们看得到的100年后的天空应该和现在的没有什么不一样吧。。。
  • 有时候独自读书,像是和伟大的、智慧的、可爱的作者对话,心里满是幸福。
    而时常在热闹人堆里感到孤独,孤独到绝望,只因听到那众口一词的浅薄。
  • 100年后的事,谁会知道呢?
    把这样的问题强加在活在当下的我们身上,会不会有点刁难?
    算了,不去在意这些。

    拉萨是我很向往的一个地方,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去一次。他在我心里就如同寂大所描绘的那样,抬眼是金壁辉煌的灵塔,空气中弥漫着酥油味和香火味,听着朝圣者们的低语默默转动着转经筒,跪在释迦牟尼前虔诚地朝拜。
    对我这样一个凡人来说,那是相当神圣的。

    寂大总说自己别扭,我不这么认为。
    换作是我,面对一个人声鼎沸的熙熙攘攘的拉萨,我同样不会喜欢上他。

    想要一个人独处,不代表不喜欢和朋友们呆在一起。虽然很喜欢和朋友呆在一起,但是未来的路始终要一个人走的吧。

    我也跑题远了。关于那个一百年后的世界,我想,它是好是坏都应该交给一百年后的人们去做判断。如今的我们,只要活在当下,好好地生活就好。

    (寂大,开始画MY WAY6没?!)
  • 哇我跑题更远 不说,朝圣者忘加双引号了!!!
  • 这几晚断断续续的梦到你,有时是我讲笑话,你笑了几声
    有时是你的一个背影
    昨晚是你说,xx同学,我知道你很喜欢我,但是不要...我记不清了但我知道意思。然后我梦里醒来都难过,啊啊啊..
    有时对自己喜欢的人会说很多听起来别扭但其实很真诚的话,喜欢的不得了但又不熟,明明很近但就是够不着转来转去像只笨蛋.
    所以赶紧跑来看看,还好,还是那个寂地,这也不是朝圣者的寂地。
  • 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悲哀...
    有时候真希望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它们的存在呢。
  • 很喜欢这样的寂地姐姐,不会把事情绝对化,也不会自以为地把事情说成自己想要成为的那样。
    100年后,那是一个遥远的时空
  • 07年暑假,我表弟去完四川旅游后把全部照片打包发给我看了,我看着九寨那里的“人头”就庆幸“幸好我没跟他们去”,现在不管是不是旺季,ms每个旅游景区都很多人,我一看见“人山人海”就会眩晕。

    现在看着缅甸的新闻,又开战了,听着MJ的歌《we are the world》,因为谷歌主页那幅照片就点进去了,主题是“重温MJ遗世音乐杰作”。

    一百年后,无法回答哦,因为我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事物在不断变化发展”,政治学中的哲学,100年后变成怎样,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法估计。
  • 呵呵 刚刚看到 那曲那停靠的几分钟 我也去过 第一次可以下车来 做火车 要从北京近三天 很累的 而且去之前说会 高远反映 没有的事 不过我是一个人去 的 还好
    回复说:
    其实有朋友一起去还是好的。就是我有时候太别扭了。我其实很喜欢这些朋友。。
    2009-08-29 16:00:54
  •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抱着猎奇的心态四处寻找尚未被商业染指人流淹没的地方,然后兴冲冲的跑去却又不屑一顾。
    这样的人,每次看到都好希望自己有超能力把他们赶到其他星球上,还世界一个宁静。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