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梗终于也来到巴黎了!我们这个工作组合真是总是跨国大行动。恩!

     

    上午去了罗丹博物馆。虽然我以前来到罗丹博物馆也真的很感动。但我不像阿梗那样对形体和雕塑有更深的感受力。所以很愿意听阿梗站在她的角度理解一下罗丹。

    结果阿梗一去就被罗丹的雕塑震撼。默默的不想说话。我就在旁边一直问“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我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阿梗大概是这么说的。因为雕塑太美了。最后坐下来慢慢的画画。

    我是对色彩敏感一点的人。所以朝窗外面看去,巴黎的春天正在走来,外面的树冒出粉红的嫩芽,在水样的玻璃流泻出的影子反射着罗丹的雕塑或光滑或有力的形体。

    阳光晒着我俩。

    我确实觉得置身在某种天堂。

    被无与伦比的美丽雕塑包围着,听罗丹用他雕塑留下的语言无声的低语。来来往往的参观者和恒久不变的呼吸着的雕塑。

    我想起自己小时候最爱的一个童话故事,关于一个柳树精灵的故事,一颗乡下的柳树用自己漫长的生命换取一天自由行动的时间,为了可以到巴黎去看那些美丽的艺术品。

    也许就是那个童话燃烧起我第一个对巴黎向往的念头吧。

    ”什么样的美可以让人愿意用生命交换?“

    我感受到了。

    但我懂,并不是所有的美都可以和世界分享。

    我在这里,我可以懂得,真是三生有幸。


  • 早上出门遇到一只热情似火的小狗!打了一个招呼后就热情的跳起来。
    站在了我头上!
    o my god!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法式狗表达友好!
    不!!




    摄影阿梗

  • 坚持住啊

    2010年03月14日



    以前一个朋友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看到那些动物无谓的忙碌着,小小的模样,就觉得非常治愈。前几天去了巴黎的宠物店。看到各式各样的动物。在它们小小的空间里忙碌着等待着被购买。
    虽然也有可能那些猫猫狗狗在大大的城市里并不能自在快乐。但是比起在自然界挣扎求生的小动物们,也许要舒适一点。
    有一个朋友说她可以搞定三只猫但是搞不定一只狗,狗总用孩子般的眼神看着主人。而猫可以自己找寻自己的乐趣,有时候还要主人去讨好它们。
    啊,就是随便说说。听说北京又下雪了。巴黎也还奇怪的冷着。
    就想这个月快过完,早点回到你身边。2012也好,最冷的漫长冬季也好。
    坚持住,恩哪。


  • 乍暖还寒

    2010年03月11日



    已经是阳春三月了,但是巴黎空气中的寒冷还没有消减。前两天去了传说中戛纳。在海岸边走了走,遇到很多呆呆的海鸥。不过风很大。阳光忽明忽暗。很喜欢自己在陌生的城市里走动的感觉。第二天下雨,在本地人的建议下去了旁边的小城尼斯,看山上的马蒂斯博物馆,和夏卡尔博物馆。

    也许他们最好的作品早就去了卢浮宫,去了西班牙,或者去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他们居住过的地方稀少的作品显得有点寂寥。夏卡尔总是画那些漂浮在半空中的恋人,眼睛大大的公鸡,和马。其实我不太了解他。在他大概是年迈之后突破了自己那些柔软的线条的宗教题材的画面前睡意朦胧的站了一会。

    原来夏卡尔1985年才过世,并不算很遥远。在我看来他接过了印象派前辈们的色彩,绘出了心中的一派童话风格。

    “你干嘛一直画画”以前有人这么问过我。

    大概是因为我想和还没有遇见的恋人分享我心里那些漂浮的色彩。但我还不知道他在哪里又或者那些我以为是恋人的人并没有看着我。所以我一直在写那一封没有收信人的情书和绘制没有收信人的明信片。

    “那,如果有天你恋爱了你是不是就不画了。”内心也有声音怎么问。

    其实我也担忧过。但这是一个傻气的担忧。已经开始了一段认真的恋爱。

    “就是他了。”心里的声音是这么说的。

    春天已经到了,气候还是这么冷。我在地球的另一边,像指间轻轻触碰一般,然后缠绕着开始长出那些发光的藤蔓。

    有一个童话故事。他遇到她之前都在黑暗里睡。她遇到他之间都在荆棘路上奔跑。相遇的那天她在黑暗里撕裂开一道光的裂缝,然后星星滑落进他的小宇宙。她终于觉得安心的可以好好睡一觉。

    然后他们一起在清晨醒来,说:“let's fall in love"像夏卡尔笔下的恋人般漂浮在半空中。

    所以我想去看看夏卡尔。下次我们一起去看夏卡尔。

  • 超级昏昏欲睡

    2010年03月05日

    现在才是法国时间的晚上7点,但是我已经超级昏昏欲睡。在中国已经变成非常规律的作息,12点多睡觉,早上9点多起来。昨天早上法国时间6点半起来。小涵看到我说,啊,你起好早。我说,不早了中国都下午了。=口=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昏昏欲睡过。内心那么的平和安详,失眠等问题就好了。能配合着太阳的规律(不管是哪里升起的太阳)作息。是挺好的。

    今天上午看到火车票才知道原来自己明天要去嘎纳,没有电影节的嘎纳。如果不是有中文很好的yann告诉我那火车票上的名字是嘎纳,我可能都不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嘎纳。我是那么信任法国人,从来都懒得多问,一般就说:“好啊,随便啊,你们说去哪我就去。”只知道自己是去签售。至于什么活动什么展览,都不太清楚。

    恩,我好想睡。Zzzzzzzzz。

    其实我不管写什么都没有恶意。只是想着或许你们再屏幕那边看着觉得好玩或者“啊,有这么一个观点。”而已。我总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可能是正确的,每个人的想法都有道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过来的轨迹,他们的观点里都有我们不能了解的背后的原因。我们都知道盲人摸象的故事,都觉得吵架的盲人很愚蠢,但是,其实今天网路上那些吵来吵去的对骂里,都和盲人摸象的片面上一个原理。

    我大概已经很久年没有因为什么观点不合和别人产生争执了,因为我从来不想说服别人什么。所以不可能和我产生争论。除非有人要把价值观强加给我。一般这样的情况我会想一下这个人为什么要把价值观强加给我。然后表示请不要费劲了。虽然我很和蔼,看起来好像其实什么都可以迁就,但内在的核,是和石头一样的。不打算灌输什么,不打算改变什么。只想安静做自己。

    我总不能明白为什么我们都非要说服别人。为什么我们总要统一观点,看到那些和我们不一样的人就开骂。为什么中国的网络上总有很多人那么的愤怒和不友善。

    其实似乎也有点理解。那也是他们舒发自己压力的方式吧。

    在这个充斥了太多声音的社会里,我们总容易被别人说出的观点和声音迷惑,忘记了自己的脚步。忘记了听自己的声音。

    啊,困困的。

    中国的半夜三点,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样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