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蕾1014月下半月刊

    2010年04月15日

    有我新的绘本《飞翔的猫》下,还有阿梗的《踮脚张望》人物解析。

    上次聚会,血亮看到“人物解析”这个东西,就一脸笑容地对我说:开天窗了吧又!

    我说:”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一看到人物分析就明白!“我心理忍不住暗暗佩服,不愧是资深编辑啊!

    后来觉得,其实我现在身为编辑最大的功效就是想如何帮大家补天窗,之前的所有编辑能做到的就是疯狂催稿,但是我要强一点!我可以画一个故事去补天!

    不过梗梗开天窗的原因是,我们一起去了巴黎接受艺术的熏陶,为的是画出更多更好的画面啊,虽然小开了一下天窗,也有有趣的内容来替补,从长远来说,也是为了画出更多好好画给大家看啊!

    ”你从巴黎回来好像增加的只有厨艺而已!“朋友白了一我一眼说。

    ”……“心虚地渐渐退远了。

  • 一辈子不翼而飞

    2010年04月13日

     

     

    昨天晚上梦见自己得了怪病要死掉了。感觉是自己在玩一个游戏。好不容易把这个有戏玩的像样子的时候,游戏已经接近尾声。你要重新归档,从头再来。


    想太远了。却也知道一辈子其实很容易就不翼而飞。所以不想置身于那些琐事。虽然注定我们要浪费很多时光才能最后找到幸福。

    像我说的那样,成年人的心脏承担不了太多幸福,如果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等待和不安。

    就沉沦少少的时光。个时代下的我们是无望的。所有的希望就是靠近自由那一点点,其实关于这个时代,我们都懂,只可惜我们都已陷得太深。顺着那惯性前进,一路上唏嘘感叹快速流逝的风景。


    我总在无里头的地方被感动,绝望的主妇里有个背负了秘密的主妇说:“我年轻的时候,想要拯救地球。”而她是真的想要拯救地球。反对环境污染,反对垄断,反对很多东西。而我们早已明白,我们拯救不了地球。我们环保,我们少吃肉,我们减少用电,我们的碳排放比起那些没有良心的企业九牛一毛。


    等我那个年纪,我却没有资格那么说。在我们这个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那么多的无谓的需求被制造,那么多条条框框要遵守。我们要的自由不过只是早上睡到自然醒,不过是不为金钱烦忧。


    下辈子想不想过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能不能去别的时代?还能不能再遇到?

    或者,其实每个时代我们人类都这样反思,这样满心欢喜的奔向新时代又忐忑不安。

     

    ”如果还有一点点热情,我们该不该盲从?“

    在北极融换的寒冷春天里,让我们来依偎着取暖。

  • 终于开了微薄~

    2010年04月11日

    地址!

    http://t.sina.com.cn/doveland

    在田原姑娘的怂恿下,终于开了微薄!田原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姑娘,有80后少有的责任感,和多才多艺~~很早以前还 买过她在跳房子乐队的cd。最近她快要出自己的新cd了~期待中。

    前些天大家还聚了一次~~姚巍,喵呜,阿梗,消失了好久的我认为最棒的编辑之一的血亮同学也出现了,还有门小雷!等等!很多人,大家还特地去卖了凳子!拥挤地座在客厅里!大家聚在一起认真的研究了喵呜家的猫咪张猫是如何表情无辜地舔自己的屁屁的。

    我们都不是好的聚会策划人,这个聚会没有酒没有食物,很多朋友都是第一次见面,或者好久不见重新见面。但是大家都玩得非常开心。是的,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也一样可以有好时光。(噢,对!有漂亮乖巧的猫咪大概也是聚会成功的秘诀吧!)

    这几天很忙碌。和木白一起清理厨房。我家连阿梗都觉得没救的厨房居然被木白收拾到可以到多放了一个架子还更宽敞了。正常的生活可以非常的忙碌。但是忙得很开心~~上班下班讨论吃点什么做个简单的饭菜。贡献全部的脑力给创作和依附着创作的那些事情。

    这里特别奉上喵呜春节时发给大家的照片,张猫那无辜又纯良的眼神。希望没有冒犯到什么=v=

    哟~~努力!

    摄影 喵呜

  •  

     

    踮脚张望的时光 全新官方博客  http://linxiaolu.com/blog/

    2008年的五月和阿梗一拍大腿决定画这个小说的漫画版。一转眼小说已经连载了大半年。时间飞一般的过,一本书的量也已经凑够。

    这两年算是一个漫长的磨合过程。我在重新改漫画脚本的时候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学到很多东西。更重要的是学到如何和别人合作吧。无论我和阿梗是多好的朋友,在感受和思维上我们毕竟是两个人(虽然我们经常莫名其妙就一起唱周星驰电影里的歌曲来)

    在连载的时候文字上的磨合也没有完全到位,所以在出书之前我们进行了大规模的修改和丰富润色,这两年合作以来我们的成长,对故事的把握都有所长进。

    虽然也不可能是完美的。但我想这一本单行本,会不错。会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书。会带来欢笑和快乐。

    如果没有意外,五月末六月初大家就能看到《踮脚张望的时光》绘本版——《踮脚张望》

    ps:出现了申请书号的以外 所以要六月底7月初了= =

  • “绝对艺术大师”

    2010年04月08日

     

     

     

    晚上有一个很久不见的好朋友冲出来很高兴的给说:有一个展览一定要看,有个纪录片很有意思,在哪哪,什么时间。

    我心怀感激的说:“好啊,我去看。”是很有兴趣的。

    然后她继续说:“他绝对是一个艺术大师” 。

    我的心情忽然像浇了冷水。绝对的艺术大师到底是什么?

    我非常喜欢的那些艺术家。也许我也会欢呼雀跃地跟别人介绍说,我觉得这个人做的这个作品非常棒,很有趣。或者只简单的说:“好美”

    但是绝对不会用“绝对艺术大师”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什么人是绝对的艺术大师?既然有绝对的艺术大师。那么不绝对的艺术大师又是什么?绝对的艺术大师是一个这么样的计算标准?绝对的艺术大师做的东西如果让我觉得有趣和有共鸣,是不是我的精神档次和“绝对艺术大师”又靠近了点?如果我很喜欢一个艺术家,我大概不会说他绝对是艺术大师。

    因为艺术是很主观的事情,因为感受是很主观的事情。如何“绝对”于是忍不住直接的说:“对不起我失去了去看这个展览的兴趣。”

    就是因为和她是好朋友。所以我怕绝对是她的艺术大师不是我绝对的大师。虽然我真的相信她的审美,但是万一我看了不觉得绝对或者其实因为我听了是“绝对艺术大师”所以带着批判的目光去看了。那不是有点尴尬。因为感官的世界里没有绝对。

    ”绝对“这个词对我来说是精神暴政下不自由文化下的粗暴定义。

    可能我错过了一个很好的艺术片,可能我错过了一个很好的艺术展览。可能我损失掉有趣的精神感受。甚至这个朋友说不定都记恨我直接的拒绝掉后还长篇大论的碎碎念。

    但是原谅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词。

     

    不过早上起来转念一想,我们还能为了这些关于美好和艺术的事情争论不休,是个多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