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地 阿梗 广州之行

    2010年09月27日

  • 之前我有过很多感觉不好的时候,悲伤或者痛苦,现在回头去想,总觉得自己好像有倾诉对象而没那么孤独。是谁呢,谁?仔细一想,原来是博客。

    我的快乐也好悲伤也好,有时候不那么直接,却也拐弯抹角的记录在博客里了。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很少写下长长的文字,我从来未觉得与世界那么近过,却也觉得失落。

    仿佛心的一块被拿掉。一个声音不断在耳边说:“快,快,要有趣,要好玩,要简短,要迅速。“我太贪心了,静不下来一般不断往前奔跑。

    我少了与世界的距离。其实是我自己软弱不是么。

    总是怕不被理解。其实,说再多也不一定真的被理解,好好做好自己的创作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安静。

    晚安。祝大家有个好梦。

    这里空气清新,这里月朗星稀,这里有我的爱人,他看着我的眼睛。

    我却没能好好的倾听,属于虽然万物的声音。

    他们说幸福并不容易,我却自以为是,觉得自己能过好生活。

    最简单的平凡生活。

    晚安,好梦。

  • 生活总是最重要的

    2010年08月29日

    昨天新书发售,拿着书,翻开阿梗那些美好精致的画面,我问她这页你画得开心么,那页你画的开心么?她都说很开心。她说只要不是一样的东西,她就画得很开心。我说,这个漫长的过程很辛苦,而且我有时候说话又不过脑子让你难受,你还是觉得这个过程是开心的?

    她嘿嘿一笑说:”如果我画得不开心,我就会跟你说,我要去生小孩或者我的健康状况不允许我继续画了。“

    我听到这个很感动。其实这个过程,阿梗真的是很辛苦。但她还是常常不忘记对我说:“要吃饭啊。要注意身体啊。”这类的。中间我们还经历了一件事。

    一天阿梗在qq里说,她身体检查出了一些状况,很可能没几年就会死掉。要两三天后才知道真正的结果。要我不要打电话给她,不然她会哭。我还是不知好歹的打了电话给她。阿梗哭着说了很多很抱歉可能无法完成作品之类的话。但我忽然觉得《踮脚张望》这个作品有没有,都毫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可以好好的活着。她是一个那么好的人,这样的事,不该发生在她身上的。

    后来知道完全是那个医生大惊小怪的惊吓病人。虽然确实是身体不太好的情况,但是完全没到要命的地步。不过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心灵撞击。阿梗后来对我说,经过那件事,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创作,做出点可以真正代表她的东西,才对得起生命。而我却觉得,创作没有生命和生活那么重要。那一天开始,我们约定要互相监督,过很健康的生活。

    总要经历一些关系生死的大事,我们才懂要如何摆放自己的生命,如何运用它吧。如果不能好好生活是不能创作出滋养人心的作品的。

    在这里,我并不是说我们要懒惰或过于享受,而是,我们不能封闭自己,不能只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创作。

    阿梗是不是可以画得开心,成为写脚本里最重要的原则。因为如果作者不能画得开心,开心带来的每个细节的流畅感和笔下的人物,都会在纸上体现出来。而我们的人生那么短,如果连我们最喜欢的画画都不能开心画,有多糟糕阿。

    而阿梗是一个那么积极向上的人,即使经历一些算得上恐怖的经历,身体不太好。和各式各样的辛苦以及意外事件,她也毫不抱怨,高兴地说她画得很开心~有时候忍不住觉得很心疼,会对她说,任何时候觉得累,就停下休息一期,好的作品可以等待。但她很开心地说,已经越画越顺畅,最辛苦的那个时候已经过去。

    我想,她能坚持下来,就是因为她爱画画吧。有多少人喜欢她的画,能赚多少钱,都不是最重要的的,最重要的是在画的时候,是真的很开心,和出来的书是她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

    好久没有写博客,就是这样写一写吧。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抱怨生活艰难辛苦的声音,阿梗这样的人,真的给了我很多力量。

    万能的神,宇宙力量。请保佑阿梗和她的爱人身体健康。

  • 进行中的myway6.

    2010年07月20日

    最近开始给无关紧要的角色画上五官。不过我还是喜欢v和小浣保持原来的样子=v=经常有人问myway里的人为什么没有五官,如果心情好我就从心理学的角度扯很大一堆显得头头是道。但是,其实真相是……很多年前开始画这个系列时,我只是一个有很多人参烦恼的小朋友,根本就没多想……

    这是第一张v的图。随手涂鸦出来的。最开始我觉得v是一个小姐。但编辑和前辈都以为v是先生——我当时只是一个有很多人参烦恼小朋友,前辈和编辑都那么觉得,于是我就想,男生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于是,于是……就有了v先生。=_=创作的时候有些细节确实需要雕琢和认真思考,但也有的部分要放松顺其自然。

    管他世界如何呢,就想慢慢画。嘿嘿。

    不过另外一个短篇集已经画完了。争取今年内出来吧。

  • mint的《魔术师》时光

    2010年07月17日

    拥有“姚巍”这个男性化名字的家伙,其实就是少女漫画家mint。

    “我觉得自己那本书好雷啊,别看了。”姚巍是这么对我的。我才不相信呢。再怎么她也是我小时候很喜欢的漫画作者之一。“小时候”并不是因为我多小,而是姚巍出道很早很早。

    虽然翻开第一页确实被男主角的造型雷了一下,却依然很喜欢姚巍的那本书,虽然已经都是她十多年前的作品。十年前我们还看画王大书,十年前少年漫画北京卡通还是我们这些喜欢着漫画仰望着漫画的小孩心里分量很重的杂志。十年姚巍还和很多朋友一起住在环境很差的大院里,靠画画养活自己,常常被拖欠稿费也一样画下去。

    那是一个很有爱的时代吧,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媒体和网络也没那么发达,我们没有铺天盖地的负面消息,没有扭曲的偶像,世界好像也不会终结,就那样要一直天长地久的画下去。

    一本书,收录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漫画家年遗落下来的那些时光,就很值得拥有,像魔术师穿越了时光从过去来到现在,那时候少年的心情和温柔,其实现在都还在。

    姚巍的故事始终是那样的淡淡的,她曾经对我说过:“有时候我像一个旁观者,明明知道别人走上的那条路充满坎坷,却不能干涉。“她将这样的一种客观心情带到了创作里,所以我们能从她笔下看到一个又一个并不雷同的人物。不,不说多了,因为她的故事始终是淡淡的,并不是那么耀眼,并不是那么惊天动地,她只是口气慵懒地,用她特有的幽默感给我们讲述一个又一个年少时候的故事。

    像一首朴实的钢琴曲,有一个怀旧的声音缓慢的唱着一首老歌。却触动了我们怀旧的神经。

    十年后的姚巍,还会更多美好的作品给我们。耐心等待吧。

    《魔术师》相关连接

    http://shop.comicfans.net/inc/content.asp?id=2214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88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