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期上除了有阿梗和我合作的踮脚张望的时光漫画版。还有我一个6页小短篇。算是专栏的特别版。非常的小女孩的东西。虽然一直在画myway系列。但我,作为一个失恋专业户,作为一个内心毕竟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女孩情绪的家伙,还是有小女孩的情绪要抒发的。

    每个月都要和阿梗开视屏会议,讨论《踮脚张望》的走向和细节,很有趣,也许有天会把草稿成型的过程呈现。和阿梗合作是非常快乐的。

    这一期,小说里的大叔终于出场了。小说毕竟是两年前写的。现在写起脚本来,发现还是有一些败笔。还好有机会在漫画里修改过来。

    下个月的稿子。终于可以不用在视屏上开会了。因为再过几天我就要见到阿梗了!这个月的20号我们将在昆明相会,然后飞去尼泊尔加德满都。我们将在尼泊尔商讨下一期的草稿,再加上,尼泊尔毕竟是小说中重要道具——佛头的除处,去采风是很有必要的。(被编辑拍飞~~~:“胡说八道的家伙!”)

    “又要跑!myway6要画到什么时候呢?你的新故事什么时候画呢?“大家这么问着我。

    “安心啦。我会努力工作的。一切都在继续,大家很快会从tree的新杂志《一点》上看到我的新故事。而且我的第一本个人画册的工作已经全部完成。现在正在由tree制作中,不久就会和大家见面了。“

    ”别在这里打广告啦!你不是已经去过了么,你为什么要跟阿梗去呢。!”

    “。恩。。我当然要和阿梗他们去了。作为故事的责任编辑,我有责任跟着阿梗一家去旅行。”我说,然后目光闪躲着,看着天。嘴里哼起了尼泊尔的民民族小调调。

    ”胡扯!”继续被大家拍飞。

    恩,20号。尼泊尔。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说了!我还要再去的!

     

  •  

    新蕾故事101 10月15日上市。

    有一天新蕾的责任编辑说:“你可以来当主编么,基本不用做什么事情。”我想了一会。和我的价值观是符合的。所以同意了,在以前不当编辑的时候,作为一个作者的我,也经常没事给这本伴随我长大给我发稿费的杂志提出很多建议。

    “好吧。”我说。我知道他们并没有指望我为杂志做太多的改变。基本就是想要起一个商业带动的符号作用而已。但我心里还是压力很大。

    我认识很多画画的朋友,并且,作为一个看着漫画长大的人,我深深的爱着他们的才华。而一直以来。国内就相对缺少优秀的编辑。好的编辑是有的,但是真的屈指可数。我很幸运的遇到好编辑。这根本不是在职的那些“小编”的错。因为他们并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工资。杂志的成本预算和这个个图书市场对漫画类杂志的低龄,低价的趋向,都让大部分的编辑收入很低。往往都是凭着对漫画和青春文学的爱坚持下来的。所以他们要么就还没有完全成熟,要么又会再编辑的工作中加入太多个人的主观色彩。还有一类编辑,是自我实现型的。他们希望做的是一本真正忠实于自己的价值观的杂志。比较少的去考虑每个不同作者的个性。

    丁冰从日本回来说,负责她的日本的编辑(就是《贫穷贵公子》的编辑》的工作是:“挖掘作者内心深处的渴望,让他们去表达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并且在专业的角度给与建议和指导,作者如果实在要坚持自己的意见,也就只能自坚持。”

    那一刻我感动到鼻酸,几乎要流泪。虽然我在我自己的绘画创作里,几乎实现了自己想表达的。我也遇到了好的编辑鼓舞我让我前进。但我依然感觉,在中国,在涂鸦王国,那些很多很多热爱着绘画的孩子,依然像在一片迷失的麦田里凭着直觉奔跑,他们需要领路的人。

    而这个领路的人,不光只能朝前跑。要懂他们,要理解他们,发掘出他们内在的才华。这是件多难的事情?这样的人又在哪里?只有一个两个是不够的。绘画是一条很漫长很遥远的路。也有无数的可能性。也要付出很大努力。最重要的是对这个行业要有爱,有时还要有破釜沉舟的坚持。

    一年又一年,我总看到新的绘画的孩子成长起来,也看到很多有才华的人最终放弃了画画,我听说了前辈们在绘画道路上奔波的故事。我懂他们,也担忧着新成长起来的孩子们能凭借着梦想走多久呢?

    我本想只签订三个月的试用合同,因为我是很接近双子座的。内心对各种事情充满了好奇。所以我也好奇的要来尝试一下编辑。但我也知道。虽然我是主编,但整个杂志的运作和具体事情的操作。依然是背后那些默默辛苦的小编在负责。

    我觉得我说得太远了,也说的太大了。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真正重要的,始终还是在她自己创造的作品内。作为编辑,我毕竟还是很不专业的。支撑我的就是对”画画“这件事情的爱。和对有才华的人的那份惺惺相惜的心情。

    不过。以后大家都会在这里看到阿梗绘画的我的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的漫画版,将会有更多轻松快乐的细节在漫画版里。也会经常看到我的作品在里面。

    我会更努力的画画和写作。所以在编辑上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大家多多谅解。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