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個關于尼泊爾航空公司的真實故事。

    我相信它是一個詛咒,從那之后,我的旅行生活,總是充滿了各種人品造成的意外。大家常以為我的行李已經是我旅行中最人品的事情了。不,不是的。

    它和尼泊爾航空公司的故事比起來,只是小菜一碟。

     

    我从不回首,也不责备过去的意外,只是默默地将它埋在心底.让它沉寂在我的回憶里.

    直到上星期,阿肥打來電話,問:“去加德滿都,尼泊爾航空公司的票可以么?”

    尼泊爾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尼航).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我的心猛地一顫,,一个青天霹雳回响在心头.

    我想,是時候了。那段被我不厭其煩口述的歷史,必须要被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以告戒无辜的人们。

     

    故事發生在2007年初,那個寒冷的冬天。大家都已經知道,在獨自去尼泊爾的路上我遭遇了高原反應,幾乎昏迷在路上,同車的喇嘛一直抓著我的手為我念經才讓我撐到了樟木

    。所以,我抱着:”就算倾家荡产,我也要飞回中国.”的决心,买了一张430美圆(那时候美圆的汇率还是17)加德满都到上海的尼航飞机票.

    售票处的小伙子用手写了一在张飞机票.(真的是手写)给我,上面写着当地时间晚上10点起飞.他非常严肃的告诉我:请在7点到机场.

    那天,在尼泊尔认识的中国朋友们,小满,可可,老陈等做了一桌丰盛的菜为我开欢送会,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些飯菜對我有多重要,7点的时候,我准时到了机场.机场还没有开门.

    加德满都的机场,要过了安检才能到室内---当我回首时,这一切的细节都历历在目,一个学业有成的青年人接受了家人的祝福,依依不舍與妻兒告別的商人啦,經歷了勞頓旅行期盼著回國的游客啦……但長話短說。一直告別到晚上9點機場的大門才打開。這時候我已經認識了一對上海夫妻和一對北京夫妻。

    經過了一百多個保安(在X光檢查的后面就有20個保安)的檢查后,我們終于來到候機大廳。

    然后等到了12點。已經晚點了,但沒有任何通知。北京夫妻悠然地說:“不用擔心啦,尼泊爾人沒有時間觀點的。”

    12點的時候忽然停電了。然后又來電了。等到晚上兩點的時候,經過詢問很多人,我們終于知道。尼航一共有兩個飛機,其中一個已經壞了,現在的這個也出了問題,正在修理。

    候機廳很冷。一直等到晚上4點。終于來了一個人說,可以登機了。飛機上只有5個中國人,其他的都是日本人,還有一個韓國老年旅行團。

    這時候大家松了口氣。上飛機后,又等了一個小時。接到消息是:“飛機還是無法起飛,請大家去酒店休息。會有車來接你們。”

     

    那時候大家已經被困倦和饑餓折騰得懶得抱怨了。就等車來接。那是一個大飛機,飛機上至少有兩百人吧。來了一個小的面包車,坐20個人那樣的車。來接我們。不得不佩服尼航人民的創造力!

    經過多次接送。終于把我們都安全的送到酒店。那時候已經天色微亮。我倒下就睡了。3小時后被電話叫醒。吃過一點自助早餐后,因為沒睡好,我們都面如土色,也沒有胃口,然后機場人員要求我們繼續去機場等待。

    等待,漫長的等待。這漫長的一天中,我們一直在一個沒有東西賣的候機廳,機場也沒有給我們任何解釋,一直到了黃昏時分,我們才終于再次登上飛機。这一次,它终于起飞了!穿过云层,将满载我们记忆的加德满都丢在云端之下,终于,起飞了!

     

    飛機上,我們吃了一頓分量很少的飛機餐。(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之后)。想到終于要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眼角泛起感動的淚花兒.

    近了,更近了,夕阳在喜馬拉雅山脈(應該是吧)撒下玫瑰色的光線,落日余輝消失,城市的燈火越來越近,經過了五個小時的飛翔后,我想,上海,已經就在腳下了,溫暖的床,足夠的食物。哦,祖國!

     

    但飛機并沒有降落了。直接飛到了海上。

    一陣騷動之后,我們才知道,這架先到上海再到日本大阪的飛機,不在上海停了,要直接飛去大阪。

    ==

     

    多年后,我常自豪地對別人說:“我曾身無分文,也沒有護照的到過日本呢。”

     

    但飛機穿過海峽的那一刻,我們的內心只有無解的憤怒和不安。我和上海夫妻去商務艙問了那個挺著啤酒肚的機長:“何故!這是何故!”(當然,我們用的是英語)

     

    他晃動著他肥胖的下巴,傲慢地用印度腔英語對我們說:“再問問題,就把你們丟下飛機!”

    然后,出來和稀泥的乘務長大媽對我們說,不用擔心,我們只在大阪停留45分鐘,加滿汽油就回上海。

     

    我心想,我再也不去尼泊爾了。什么亂七八糟的機長!

     

    一下飛機,日本乘務員妹妹就上來給我們一張紙,一面是韓語,一面用英語寫著:“你們將在這停留6小時。我們為你們提供食物和溫暖的房間。”

    因為機場內的酒店已經滿員,機場外的酒店開過去要2個小時,來回4個小時,去了也不能休息,毫無意義。

     

    食物,溫暖的房間。。。我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忍不住心生向往。

    但是韓國人不干。日本人都下飛機了。飛機上只有五個中國人和一個固執無比的韓國老年旅行團。他們不依不饒站在寒冷的機場過道里求去一定要去酒店。

    (現在再想起來,可能是因為韓國人和日本人他們在用英語交流,所以如此的相互不理解吧。)

    我們哆嗦著等了一個多小時,韓國人一看,啊,只剩下車程的時間了,才同意去有食物和毯子的溫暖房間休息。

     

    然后,日本航空小姐帶著我們坐了一個車,然后過了一個小時的安全檢查。然后又坐一個車,回到了剛才過道,旁邊的那個房間。給我們每個人發了一條毯子。和一個裝食物的盒子。

    那個盒子大概20厘米長,15厘米寬,我用手一掂,心想,盒子雖小,但還是有點重量的。心理一陣感動。

    打開一看,里面有一半的空間裝著一個幫助消化的優酸乳。然后還有細心的日本人準備的餐巾紙,濕紙巾。。和一小塊松軟的,蛋糕。

     

    日本小姐不好意思的對大家抱歉:“因為事情很突然,我們沒有多余的食物。”

     

    喝著優酸乳,我那個心又悲,心傷感啊!

     

    這個屋子里四面都有精巧的自動販賣機,但是當時是半夜,機場兌換處都關門。把一群饑餓的,喝了幫助消化的優酸乳的人們關在一個到處是食物自動販賣機的房間里……萬惡的資本主義啊。

     

    不知道為什么韓國老年旅行團的老太太們那么精神。她們大聲的說話,大家聽著此起彼伏的腸胃蠕動聲,也無法入睡,我和一個韓國妹妹忍不住討論起自己國家的食物,我畫了餃子包子。她畫的應該是石鍋拌飯和泡菜吧。

     

    漫長的一夜過去后,飛機終于又要起飛了。機長在登機口挺著他的啤酒肚。我怒了,沖上去,對他說:“我理解你們國家就兩個飛機壞了一個,我也理解你們的決定,但是至少你應該給我們消息,至少你應該給我們道歉!”

     

    他瞪了我一眼,點了點頭。下巴上的花白胡子晃動著。

    然后,我們和在大阪上飛機的乘客一起,踏上了波折的返鄉路。

    在飛機上機長發表了一番講話,還是那么傲氣的口氣,也沒有聽到他說SORRY. 但乘務長大姐熱情的和我們道歉。

    到了上海下飛機的時候。讓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全飛機的尼泊爾人都站了起來,向我們道歉——這些才是我真正喜歡的尼泊爾人啊。他們熱情,開朗,淳樸,不在乎這是不是他們犯的錯誤,他們只是作為一個尼泊爾人,為他們的國家航空公司為我們帶來的麻煩,誠懇的道歉。

    一下,我覺得這兩天遭遇的勞累和奇怪待遇都得到了緩解。

    我又愛上了這個國家,心想,我一定還會再去的,只是永遠不坐尼航了而已。

    我終于回到了上海。和那對北京夫妻一起,購買了早上8點飛往北京的機票。順利踏上飛機。

    我們發現這個飛機先到北京再到巴黎之后心里還是緊張了一下。還好在北京的時候我們下了飛機,順利回到了祖國首都!

     

    那時候,我以為這已經是故事的結尾。一年后,我們在北京見到從尼泊爾回中國的老陳。我對他講述了這個故事。

     

    “關于那個飛機,還沒有結束呢。”老陳意味深長的看著遠方。給我們講述了尼航后來發生的事情。

     

    那唯一剩下飛機,一段時間后,飛行員報告說:“飛機是在太危險了,很多地方有問題,已經無法再飛了。我不敢開了。”

    于是,尼泊爾航空公司開除了這個飛行員,換了一個大膽的飛行員去開。

    但飛機真的有問題,無論如何都無法飛起來。

    于是。

     

    于是。。。。

     

    尼航的負責人,請人在那架飛機下,殺了一頭羊。做了法。

     

    然后,這架飛機順利的飛到現在。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 下个路口 - [一部分游记]

    2009年09月13日

    回到了北京,很多年没有坐火车的我,居然坐了48小时的火车从拉萨回北京。从去上海签售开始就开始跋涉,回了成都,去了拉萨。然后一个月又过去了。这些日子。习惯了大家围绕在身旁,习惯了聚集在一起热闹开心,甚至习惯了拉萨的阳光服装。习惯了在车上颠簸。

     

    (我被晒成了本地妞,摄影木白)

     

    而这个旅程当中,我知道我有些黑暗的东西渐渐被治愈。有时候也任由自己释放了不好的情绪。人为什么会相遇也许是为了让对方学到新的东西吧。有时,也只是很多很多人聚在一起,留下醉酒之后的真心话和开心泪,然后快速分开。

    还有的人,是上天看到你辛苦了很久,内心黑暗了很久,你也做了一个好人,派来引导你走出黑暗的,指路的使者。一开始可能你喜欢上他,一开始可能你不信任他。但他是你的灯,他会直接或者间接地让你找到你真正要找的人,但他不是你要找的人。最后他和你在路口挥挥手。你们已经相互陪伴着让对方走到要去的地方。也许有天还会相遇,那一天,你们的脸上都带着阳光新晒上去的痕迹。心都更坚强。

    我觉得上天是对我很好的。给了我这样一个使者。虽然”有多少快乐就有多少痛“,但真的,快乐多得多。

    我在列车上忍不住哼起”一辈子的孤单“但我还是觉得很快乐。总有人问我,你觉得爱情是什么,问我有没有遇到合适的爱情呢。我勇敢追求过。但其实我并不知道我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适合我。我甚至连自己都才认识不久,怎么会明白自己要的爱是什么。

    在这个一切都很迅速又很物欲的时代。关于爱情,我想我会慢慢慢慢等。

    "请你相信人们好的一面,这样你会快乐很多。”我的指路使者对我说。然后我和他挥挥手,回到各自的生活。那一刻夕阳正照着入秋最好季节的北京。转头的时候我觉得心里充满了力量。因为时光会留好美好的记忆。而我头顶有了一片更开阔的天空。

     

     

    【那个早晨我们多么的幸运,一起看到了很难见到的世界上最美丽的山峰,一直都没有人爬上去去过的山峰,南迦巴瓦峰,居说他很难露脸。藏文名字的意思是“直指天空的矛”】

     

    特别点歌一首送给我的指路使者:

    《你在下个路口等我》

    歌者:熊天平

    有些心事总希望有人会懂
    阳光背后每个人都有寂寞
    还敢执着因为你总是陪我
    听我说为我找藉口

    也会流泪倾诉我未完的梦
    也会犯错笑一笑海阔天空

    当我沉默你只是拍拍我肩头
    何必说接受是最深的感动
    你在下个路口等着我
    一辈子是朋友

    等我爬过长长的斜坡
    风也变得温柔
    梦太脆弱一放手就错过
    有你同行抬头就是晴空

    等我们都爬过长长的斜坡……

    (照片上的人是旅途上认识的俩个朋友,来自香港的男孩和女孩,他们有十年的友谊,很羡慕他们。他们应该都是彼此的指路使者吧。)

     

  • 我在高原上的月亮下,tree用傻瓜机拍的(傻瓜机强人tree)好喜欢这张 照片>_<

    昨天又上了纳木错。之前见过冬天结冰的纳木错,也见过夏天阳光下像海一样的纳木错。这一次tree说很喜欢看星星。于是我们就在纳木错上住一个晚上。但这一次见到的却是乌云密布的时晴时阴的纳木错。延着湖边走了一个小时也没有看到日落。天黑了,月亮也在一片朦胧的乌云里。

     

    “算啦。”虽然tree姐是这么说的,但是我晓得她其实很不甘心,因为在出发纳木错之前的晚上她跟我讲了好久她小时候是多么喜欢看星星认星座。还说要指我的星座给我看。

    半夜还是乌云密布,五个人在一个板房里,10点熄灯了。又冷。不停的摇手摇电筒。弟弟高原反应觉得头很闷,幕斯因爆笑一翻吸了凉气胃不舒服,我嗓子有点痛不断打喷嚏。木白一直被叫做“高原弱康”其实他自己一直都不舒服,但是还是像军医一样照顾大家,tree姐姐嘛……她一直都是体弱多病状,走路都晕(但却有一种弱而有韧性的感觉,我总觉得她虽然弱但是可能我们都倒了她还会继续弱弱的站立着)为了预防她倒下我们还是买了一个氧气枕头不辞辛劳的背上世界第一高湖。

    我们从”搞笑一家人“变成了”体弱一家人“

    ”真是环境太艰苦了!“吃了很多苦头还是没有看到星空的tree哀怨的说。

    ”但是我却觉得很浪漫!。”我可能是因为脑缺氧忽然说出这样毫无道理的话。我总觉得这个晚上不会就这样结束。。。立刻被大家说“你就不要说现在这个情况很好!”

    “浪漫个鬼,去尿个尿伞被吹走!还被狗吓!”“你也不听听外面这狂风暴雨的!”“变态!”“我们真的缺氧很严重,还是放点氧气吧。”木白说。于是给tree准备的氧气袋子让我们安稳地睡了一觉。半夜四点的时候我和tree忽然都醒了,决定去尿尿,一抬头。忽然看到乌云散开了一片,露出灿烂无比的星空一角。是那种一看就起一身鸡皮疙瘩,语言难以形容的灿烂星空。

    我第一次看到星星是会在头顶慢慢旋转的,第一次看到,那些星星看起来有些近有些远,好像要把人吸入宇宙一样。

    “那就是我最喜欢的猎户座!现在并不是他的季节,但是他还是那么亮那么醒目!”tree说。她立刻精神起来了,也不觉得冷或者累了。

    "那是天狼星,那是双子座,那可能是金牛座星云。"tree好像见到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有些星是恒星。也许比太阳还大,只是因为离我们太远,所以看起来很弱。说不定把太阳丢到那个位置都看不见了。”

    尽管隔着乌云,尽管它们时隐时现,却还是那么密集那么亮。“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天空晴朗,这里会是什么样子。”tree带点遗憾地说。“什么时候再来吧!下次查好天气。”我说。

    然后我看到一颗好大的流星划破天际。“快许愿吧!”大家说。

    “恩,希望可以看到我们想看到的星空!”

    然后,过了10分钟,天空好像听到我们的愿望一样,乌云渐渐的散开来。宇宙苍穹向我们展露了它摄人的魅力。被震撼得控制不了泪腺。看到那样的星空,很难相信没有外星人存在。

    我看到了银河就在我们的头顶。就那么一瞬间。不久后,雨又继续下起来了。

    星空没有拍到,放上一些我在下午和傍晚拍到的照片。

    ”然后,时光有限换来无限奢望“

    纳木错湖边。

    我那越来越像本地人的弟弟

     

    因为体弱一直被大家追问:“你还活着吗“的张树。

    我们的大管家木白!

  • 如题.我喜欢这样一拍大腿然后行动!

     

    火车上的景色

    我弟弟拍的我。

     

    "愁死我了这么多行李“我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成都签售,然后再从拉萨直接到北京。。

    虽然在火车上吃掉了很多东西。但行李依然这么多。

    (我有点怀疑木白同学高原反应严重就是行李拖的。。)

     

    火车上在赞叹声中醒来。然后大家都静默地看着这样的景色。。坐火车去,真好阿。

     

    “什么水天一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

     

  • 我在哥本哈根的湖边来回走动了一会,忽然好象体会到安徒生的心情了。天鹅和鸭子都还在湖面游动着,乌鸦在草地上走动。风沙沙的。

     

    他曾经在这个城里住过很久。但,可能他并不喜欢这里。就好象这里不喜欢他。


    “我很喜欢安徒生。”我都这么对丹麦的朋友说。安徒生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他有点尖锐有点讽刺,有点点愤世嫉俗,对人世充满感情。但我最爱他的,就是始终他留下一点点温暖的希望。


    但是大部分的丹麦人,都会露出一副,真无聊还有点厌倦的表情:“安徒生啊,他是个怪人”

    “学校从小就教安徒生,早就听烦了。”

    “他很高,但是还带一个高帽子,奇怪极了”

    “不太喜欢。”


    如果你和我一样喜欢安徒生,到了哥本哈根,你的幻想一定就毁了。

    我也怀疑我在错误的时间到了这里。星期六白天,就好象风暴之后一样,城市中心满地的垃圾,酒瓶,啤酒罐子,有些街道能闻到臭味——一定很多喝醉的人在街上尿尿。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国家的首都。

    下午5点多,很多人就开始席地而坐继续昨天的狂欢,摇晃着在街上走动着。给游客使用的城市自行车因为很便宜,全部被人拿走上锁。

    晚上的时候我迷路了。问任何一个人,他们都毫不关心的走开,只说不知道。

    火车上也有疯女人带着4个孩子吵闹的大声说话,我通行的丹麦朋友(她是个非常好的人,我超喜欢她)要她小声一点,她就开始破口大骂。

    哥本哈根的银行也不支持VISA卡提取现金,很多不方便。没办法给出租车司机现金,他立刻就翻脸,(一点都没有一起想想办法的友好)最后我在711买了比车费贵很多的香烟给他才算了结。


    也许是这里的冬天太长,夏天到了,大家都变得暴躁和疯狂。

    那个产生了一些伟大作家的城市,城市并非真的爱这些作家,他们创作的动力,往往是这个城市的可笑之处,和城市给予他们的伤害和孤独。


    后来我在湖边静静的坐了一会,忽然很开心。

    我体会到了安徒生想说的那些。我觉得他一定也怀着这样的心情沿着河岸在黑暗中静静走过。

    丹麦的其他地方,人们都友善而且热情。哥本哈根,这里的首都,却是列外。

    对安徒生来说,也许,丹麦也一样,有他讨厌的和喜欢的人们,他们矛盾的存在着。他们的影子在他的心里投下色彩,变成他童话的操作动力。


    因为这样,我还是很开心自己到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