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思议地就结束了。当过得愉快到时候时间原来就那么快。转眼我们就在清理工作间打包行李。

    卡琳娜说:“不可思义的是到了这里我们的人生轨迹就都改变了”每个人回去会有不同的想法。

    啊。不想多说了。真是美好的一短时间。

    另外.丹麦的国际工作室工作结束后,画廊将选走每人1~2张作品展览和销售.开展25分钟我参展的两张画就被买走了.是最先被售出的.>_<还有很多人想买但下手慢了。尽管这次80%的收入都归画廊.也一样由衷的高兴.

    之前我一个画框都没有做过,这样的忐忑又兴奋的感觉找回了第一次出书时的那种快乐.这件事情让我不再怀疑自己.更加确信自己的审美价值和自己觉得重要的东西.

     

    参展作品一  fish moon 100*90cm 布面丙烯 (我自己作的框子呢!)

    moon fish 局部。

    参展作品二  after the rain 53*53 布面丙烯

     

    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之一,是可以一点点的找到新的成就感.

    不不不, 不能太自得..回北京之后干活工作,我爱工作,我爱画画~~

     

  •  

    Toothpaste ad

     

  • 今天下了好大的雨,巨大的工作室(这里之前是一个缩写是 dsb的火车站的候车厅改的)天顶上不断是雨水打击的声音。还打雷。然后,瞬间太阳又出来了。天空出现了巨大巨大的彩虹。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大的彩虹,贯穿天地。有些人(包括我)都光着脚在画画。我们就这样直接就跑去外面了。

    彩虹下的团队照(波兰姐姐再说好可惜没有你,我说没关系,可以把我ps上去!

    下雨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雨点打在地上玻璃门外看出去很有趣。于是就趴在地上开始拍照。

     

     

    暴雨之下的一种节奏。

    晚上吃饭的时间回去的路上,忽然发现大家都在围观。“怎么了!“我们也围上去。原来是一只鼻涕虫。然后大家又在那里说”哇,看起来好可爱“然后拍照。

    (被围观心里很寒的鼻涕虫)

    这时候听到有人说:each day we going to more crazy.

    然后回去的路上,看到很奇怪的一些东西,比如草坪上树起来一个杆子。(我早上就看了半天,因为这个杆子斜着给我感觉很奇怪)和门厅的东西被用胶带在物体的边缘连接起来(我怎么觉得要不会说中文了),视觉效果是一个玻璃在那里(但是没有)波兰大叔马蒂斯走过去装作撞到了玻璃上。(大家都说,en ,it's very very nice!)

    大家跟我说,这些都是日本环境艺术家taka的小作品(好像涂鸦)。然后大家就开始指着各种东西,树啊,随便放的砖头啊,说:“啊,taka!“波兰姐姐指着一个拖拉机说:”taka!"

    我今天,终于,把自己用过的颜料盘和扣子还有我从大家那里收集到的废品弄到一起作了一个画像,作为我工作的作品中的一个玩乐吧。)在那时候关于颜色的一切和绘画作品中具象的一切,都被还原成了色彩和符号本身。

     

     

    (其实这个东西非常容易看懂,弯的那条线是我高兴的眼睛和嘴巴。国旗是丹麦国旗,其他的东西,是从大家不要的东西里找过来拼凑在一起。看到每个不同的人给我的不同的颜色感觉。和他们在一起工作很高兴,就是这样一个小东西。)“it's nice to be crazy!"恩!

     

    我的工作台。可以在这么大的地方工作然后把东西丢得到处都是。。也是一种美好到体验啊。

     

    工作到12点来个合影!好喜欢大家啊!每个人都很有趣!巴西人路西斯是我的邻居,大家都叫他Hammer man,因为他一直锤东西!我有时候要往木头上钉钉子,他就很高兴的拿着锤子过来了。或者像看着猴子在作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一样看着我。

    马蒂斯教会了我作画框。那个一米的框子是我自己作的!(过程很艰难,好不容易画布紧了,但框子居然是歪的,拆了重新作过,最后其实还是有点歪。。但是大家说,如果我是你,我就let it go~~)今天他又要作框子,对我说,寂地,你来帮我作!我说,好的!只要你不怕框子歪!

    雷米娜说:“恩,我现在要开始画一张很无聊的画”,我心想无聊是最不应该发生在这里的情况。一抬头看到她的头顶上玻璃窗的反光。就拉着她后退一步“看有个窗户在你画上。”后来她真的画了窗户上去。大家都觉得很有趣,说“恩,感觉好像佛主要来了。”

    然后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方式叫我。巴西的维纳用西班牙语的”最小的小女孩“,还有人叫我晶晶,寂寂。雷米那总是说:”噢,jidi~“。= =其实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叫大家的名字,好苦恼!捂脸!

    我在想,我对大家的感觉,也要作为自己作品的一部分。呵呵!

    小时候,有个念头,就是自己随便在作什么,哪怕是把两个衣架用有趣的方式挂在一起都有人觉得你是认真的。现在这个梦想成真了。

    忽然画累了就很想随便作点什么。于是拿起胶水枪开始把木块貼在一起。路易斯给找了胶水枪和钉子马蒂斯给了电源线。卡琳那给了我一种胶可以作出各种立体的纹路。还有海伦那里总是有各种有趣的东西。然后用撑画框的小木片貼啊貼啊,开始也不知道要变成什么。然后,变成了月亮的形状。然后我把金色的小钉子放到胶质上。

    就是这样在很随便的做一个东西,用工作室里剩下的废料。。大家都觉得不管做什么,你的思想。你的想法,是重要的。这种,每个想法或者是单纯动机都被尊重的感觉真好。而大家做的作品。我也忽然理解了他们的创作动机和看待世界的方式。那是一种比我以知的和认可的创作方式要抽象很多的思维方式,有些人用符号看待世界,有些人用结构看待世界,有些用瞬间爆发的力量或者是柔软的 色彩……

    可以说,以前的我,是自由的,很自由,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活着,很快乐。但是此刻我在这里。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新高度的自由,内心的释放。释放了好奇的看待世界的目光。释放了哪些单纯的动机和真正的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看看自己的一个动机最终可以变成什么的自由。这也是第一次内心那么高兴,但是也那么平静地,继续自己的动机。

    我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分钟,希望每个细节都可以记得。珍惜每个感受。有时候也一个人走在去工作室的路上,看着地上,所有的小东西都开始变得有趣,我回想起,当我还是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这样的对世界的强烈的感受,其实是在我心里的。但因为所在的世界生活太严肃。这样看待世界的眼光被隐藏了。

    找回内心深处哪些,因为在严肃的世界里被认为是没有必要和没有价值的情感和有趣的感受,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 那么更小的哪些星星,在我们头顶闪耀的时候,你看到它那么小,忽明忽暗。其实它的光线,经过了几亿年的时间才来到我们的视线。

    这两天大家开始熟悉了,都本性大爆发。大家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色彩和个性到这里。因为这里有五个日本人,他们就做了一个日本之夜。

    很高兴的看到了一位来自立陶宛的姑娘的作品过程。感觉她的作品是创造了一系列的属于自己的文字和自己的图案,然后用她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很多东西是关于她对时间的感觉。

    立陶宛的姐姐

    还有一个日本书法家,用当代诠释了中国书法 梦 字。她看起来小小的说话声音也很小,书法表演的时间可能只有几秒钟,四个动作。但是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她有一种爆发力,好像武士一般。

    茶道表演非常有趣。其实我以前是想过要去学习日本茶道的,因为它是一种很严谨的艺术,每个道具的摆放和动作都精确无比,充满了形式美。又很收敛。没有多余的动作。对自生是一种修行。(颇自虐的修行)往往,流畅自在的中国古人,创造一种快乐和艺术,日本古人因为不远千里来到中国学习文化,所以很严肃的对待,精确的记录。把它们形式化。

    好,有趣的地方不是茶道表演,而是,把不同国家的人放到日本茶道表演上当客人。(因为客人也是要学习和动作也要精确的)

    递茶,接过来,转三下碗,然后喝(日本奶奶告诉大家,喝水的时候有声音是可以的)然后回转三下,递碗回去,谢礼。

    结果,大家都以为一定要发出很大的声音喝。还有就是每个人的动作都很不一样和有趣。丹麦大姐用非常流动的好像跳舞一样的姿态转碗。匈牙利大叔很紧张的转着碗,巴西阿姨想做得和日本人的动作一样显得很好笑。立陶宛的姐姐,她不太明白为什么日本茶道要这样多没有用的动作,所以她故意做了很严肃的样子吃了茶点。

    最后日本姐姐不得不告诉大家,喝水的时候不必要故意发出声音。

    用玩具作雕塑的海伦

    一个小姑娘在大厅玩。。。

    请叫我偏题大王。

    这是我的地盘。。。

  • 抵达 - [丹麦艺术工作室日记]

    2009年07月22日

     

    7月20日的早上抵达。(我遇到了罢工飞机晚点火车晚点等等事情)睡了一觉下午去了工作室。这是一个国际艺术工作站,有10多个来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在一起工作。今年我是这里唯一的中国人,年纪也是最小的。(我看起来比我的实际年纪还小。

    觉得自己好像说被关起来的。但是大家都在很自由很强壮的做自己想做的东西。老实说,第一天我觉得很紧张。并不知道大家要做什么。

    觉得自己和他们那么不一样。我说了我的感觉。一个大姐对我说:“你不要担心什么,就做你觉得重要的就好了。”


    7月21日在波兰大叔马蒂斯的指导下钉好了一个接近完美的画框。之前原来都不是力气的问题,而是方法不对。(我特别笨,完全不会任何技术性的东西,从来没有钉过画框)

    今天觉得开始享受起这个工作室的感觉了。虽然有些艺术家我还是不懂他们要表达什么。但是有些人做的东西,开始通过和他们的交谈,感觉到他们的个性。开始喜欢他们做出来的东西。能看到那么多不同的艺术家工作,真的是个很幸运的事情。这个工作室有做装置的,有做雕塑的。陶瓷的,运用照片创作的。

    最大的感觉就是自由。第一天我的感觉是,大家都在很自在的奔跑,但我是被关在笼子里的,我不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说了这感觉之后,丹麦大姐说,我也有这个感觉,我现在做的东西和我平时做的很不一样。

    人生很短,i just want to do what i feel like.她说。

    她给我看了几年来的创作。我说,这是一个寻找自由的过程。渐渐的,我觉得心里有些东西开始被释放出来。虽然我可能最终不能自由的像他们那样创作(不自由的成分本来就是我自生的特色之一),但我开始用完全不同的目光去看待现代艺术了。

    昨天晚上出现了在这里罕见的极昼现象。晚上11点半天边依然微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