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客搬迁通知

    2011年10月15日

     

     

    本博客已经搬迁到   http://blog.sina.com.cn/doveland

     

    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无论我们多不适应改变,生活还是会不断变化,无论在什么模版下,书写的都是分享的心情。

    新博客见!

  •  

     

    三年积累,六个故事。用没有温度的纸张,与你分享温暖的梦境。

    寂地首本短篇绘本集《飞翔的猫》现正在热卖中。

    《飞翔的猫》
    她有一颗永不停留的流浪之心,千山万水,却一次次绕回他身旁。

    《雨天小姐》
    多愁善感的她,每一滴眼泪都会变成这个城市一毫米的降雨量。

    《缺氧》
    只能在自我保护的气泡中生存太靠近就会缺氧,要如何拥抱对方?

    《失忆症》
    恋人在她的心里埋下的蓝色种子,超出负荷地不断生长。

    《镜头》
    完美的他们,在毫无修饰的镜头背后会是什么模样?

    《糖》
    在灾难中沉睡不醒的孩子,你的天堂是什么模样?

    寂地的絮语,成长的温度,为青涩美好的年少时光留下一份温暖烘焙过的纪念。

     

    《飞翔的猫》在豆瓣图书: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400559/
    《飞翔的猫》在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4778182.htm/

     

     

  • 因为有朋友说“看到画画的过程觉得有趣”

    所以……

    不是教程哦,就是给大家看看怎么画的啦。PS的教程那些,有心的人自然可以在书或百度上找到。我自己的PS绘画是自学的,经常让电脑高手看到我画画的过程很想挠墙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有时间的时候你还是应该好好学一下”。

    啊~~~~>_<

    所以,所以请别浪费自己的时间跟我提问。哈哈。>_<

    因为要给大家看到很草的草图,所以先放一张之前的完成稿=V=

     

     

    再放一个画着玩的画的过程

     

     

     

     

     

  • 每天一涂及其他

    2011年02月26日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2.0px Helvetica}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2.0px Helvetica; min-height: 14.0px} span.s1 {letter-spacing: 0.0px}

    在整个世界的信息都吵吵嚷嚷,我们急于在一百四十个字的狭小空间里企图说明一些观点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不看微博吧。

    也许总还有那么一些人安静的守望在某个角落,期待我们缓慢而温柔地诉说什么。

    这一年开始变得比较忙碌。去年7月我们打算到大理度假,今年决定要从北京搬回成都,然后未来的几年要住在大理。

    最近做了些什么呢……和一个对的人结婚。养了一只狗。在大理租了一个小院,安心的画画和过很多年都没有过过的所谓的平淡的生活。

    其实这就是幸福啊。

     

    当一个人很幸福的时候,就会很想安静地晒着太阳,没有太多长篇大论要说。

    所以从去年七月开始,我开始了每天一涂,坚持了7个月,也许还会变成习惯,继续坚持下去,像我们习惯了每天刷牙,洗脸,那样。

    以前,当我孤独的时候,就会写博客,像向着孤独的宇宙发送信息一样,知道会被人接收到。

     

    现在,比较少有孤独的时候,习惯了和另一个人朝夕相处,习惯朋友经常来家里住,曾经心里有过的一个黑洞被爱情友情亲情填补。

    有时候也发现,自己笔下的人物,多了表情了。我无法控制他们没有表情,因为有时候他们就是想笑,想哭,想为别人的难过而难过,想要毫不畏惧的接受别人的感情。

     

    大概,就是这样吧。

    无论微博多么迅速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们还是需要一段安静的时间,来分享自己的情感。

    我们应该要抓住想表达的瞬间。但我们也不该放弃让一份情感在心底发酵,慢慢述说的能力。

    所以~我决定坚持每周写一篇博客。

    将博客变成我的周记。

     

    我每天都画涂鸦,有时候的好,有时候不好,有人问:为什么你有那么多灵感呢?

    可能因为我一直想要捕捉什么吧。在所谓的灵感面前,我们要像猎人一样。哪怕它不出现的时候,我们也要坚持对着靶子练习,也要试图去捕捉它和倾听自己心的声音。

    久了,你就会变成老道的猎人,灵感无论躲在什么地方,你都能追到它,找到它。

     

    啊~~就这样结束我的第一篇周记吧。

    以后,会常常写的。

    晚安。


  • 那些或许真实存在的人

    2010年12月19日


    《绝望的主妇》里,纳娜特的孩子吵翻天了。纳娜特忽然镇定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说:“你们看这什么?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知道一些朋友,所以,这张纸片上写的是圣诞老人的电话号码!如果你们再不乖,我马上就打电话给他!这样你们谁都别想得到圣诞礼物!”调皮捣蛋的孩子们立刻鸦雀无声了。

    《老友记》里钱德对一对收养了小孩的父母说:“他已经八岁了,应该意识得到很多事了,比如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 那个孩子站在钱德背后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用哭腔问:“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 于是家长用杀人的目光瞪着钱德,好像他摔碎了他们家最贵重的瓷器。气氛为之冰冻了。 钱德灰溜溜地说:“我现在该走了……”

    ……还有很多很多列子,但这两个就足够说明圣诞老人在西方孩子心里重要的地位了。他们相信如果这一年自己的乖乖的,一个和善的白胡子老爷爷会从烟囱中爬下来,在他们的床头放礼物。

    不过我们都是东方的孩子,圣诞树只是商店壁橱里的东西,我们也一直知道在那个著名的温柔又善良的棕色胡子大叔诞生的那天,没有人会往我们臭烘烘的袜子里塞礼物。(但我们会在春天到来的那一天,收到长辈从胸口掏出来的暖呼呼的红包压岁钱)

    我不知道长辈们在给我们压岁钱的时候是不是会像圣诞老人一样考量我们这一年是不是乖乖的,但我们可能没有经历“圣诞老人原来不存在”的那一天带来的打击。

    那一天魔法失效了,孩子们继续在圣诞节前夕大闹特闹,父母们说:“圣诞老人不会给你礼物了!”孩子们就大声还嘴:“圣诞老人本来就存在!”

    然后,青春的叛逆期就开始了。

    我们没有圣诞老人却还是一样会在某个时期开始反叛。我们的魔法是怎么消失的呢?曾经我们都是父母的乖宝宝啊。温顺地被他们抱在怀里。

    也许是那一天我们发现,父母有时候对这个世界也只是一知半解,曾经对我们来说那么权威的他们,也一样做错误的决定,也一样有幼稚的时候,也一样为了生活中的小事吵来吵去。

    和西方的孩子一样,我们心目中的一个温柔厚实的形象崩塌了,我们的叛逆多多少少都带点失去的悲伤。

    可很多年后,这些失去了魔法的孩子长大,逐渐品出现实的苍白,忍不住又为自己的孩子构筑一个温柔宽厚的梦境,在我们的双臂还能轻松地抱起宝宝们的时候,将我们仅有的一点小小魔法施加给他们。

    “你们为什么要骗我有圣诞老人的存在!”

    “可能是因为爱吧。”

    “因为爱就可以骗我吗!?”孩子理直气壮地问。

    父母一时语塞无法回答。

    可是,这些年,悄悄将礼物放在你床头的那个人。虽然不是圣诞老人,对你的爱却一点都不比圣诞老人少啊。

  • 甜蜜的空气

    等飞机赶飞机一共用了16个小时,终于到了瑞士巴塞尔。

    这是一个像童话小镇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却有一座历史超过两千年的教堂,莱茵河穿过整个城市,瑞士法国德国交界线也在这里,街上很多建筑都是12世纪老房子。

    对比街边橱窗里不明白年代的素描,模糊的黑白照片,街道只有细微的改变,住在里面的人换了又换,每个人生活过的痕迹在那里细细的沉淀下来天。市政厅门口的卖花妇们依然在忙碌,闭上眼,很容易就能想象出几百年前的旧时光,然后像默片一般,巴塞尔人坚持他们独特的信仰,不介意的在城市中建起也许有点碍眼的电车,电线,交通标志,又以乐观平和的心态度过了那几乎毁掉一切的大战。嘉年华的马戏团在圣诞节前来了又走,也许带来过罕见的动物,带来各种孩子们垂涎的糖果,甜蜜的气味弥漫在空中,渴望糖果的小孩们长大,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他们的子孙去卖糖果,以巧克力文明的瑞士人,到哪里,都和人分享着他们的甜蜜。

    一百多年前有一对巴塞尔夫妻,是当时瑞士最富有的人,可他们没有孩子,于是共同决定将他们留下的财富用来建立一个基金会──merian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用于改善巴塞尔这个城市贫穷的人的生活,但并非是直接救助,而是让他们学习职业技能靠自生的力量生活下去。一百多年后这个基金会依旧运行良好,一方面他们也接受别人的遗赠并实现逝者的善愿,一方面他们修建房屋,酿酒,耕种,出版,建立美术馆,策划各类项目来增加基金会的收入,另一方面,他们让外来人口学习官方语言──德语,培训他们的职业技能,让孩子们到田间耕种,甚至建了一个儿童行政厅,收集孩子们的意见,看看孩子们想要一个怎样的巴塞尔。还为艺术家建立一个国际交换工作室,我现在就住在这里。

    这次到巴塞尔是因为那个基金会旗下的动漫美术馆要举办中国时代印象的展览,有很多很棒的连环画时代的珍贵作品都来到了这里。星期五的开放日,我会在那表演现场电脑绘画。

    这里的馆长抱歉地说:“中国的漫画有那么多不同的种类,我们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来展出。”可惜现在我们自己连一个关于漫画的博物馆都没有。也许有一天会有吧。在那好不容易逃离时代毁灭的紫禁城外,新的城市正在几千年层层累积的废墟上飞速建立起来,也许过了那些疯狂的年代,未来的我们,还有机会,在那薄如蝉翼的基石上,重新造就属于中国文化的辉煌,让未来的人们,有地方存放那份关于自己的文明的乡愁?

    现在是本地时间早上八点,我在空旷的工作室里,煮了杯咖啡,推开窗户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在心里感谢了一下那对夫妻,虽然他们已经过世一百多年了,而他们的善愿依旧像巧克力的味道一样,留在巴塞尔的空气里。

    十一月,不同的树木形成不同的红色黄色

    十二世纪开始就没有太大改变的巴塞尔街道

    城市里用着样式很怀旧的列车

    基金会的办公楼静静地服务着这个城市

    工作室的房间巨大又空旷,还好所有家具都有轮子,于用家具围着床,安心地睡了。 这网络很慢上网不那么方便。

    但不知怎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静下心来慢慢写点东西。

     

  • 我的短篇集《飞翔的猫》很缓慢的开始启动了。虽然故事都已经画完,书还是要慢慢做。

    =v=最近都在准备我的短篇集,从业7年来,好像完全属于我自己的绘本代表作只有《myway》。短篇集收录我三年多在画myway的间隙画的短篇故事。

    再早一天出生,我就是一个双子座,所以我的人格,多多少少有点分裂,myway里那些忧伤的色调,是真正的我,和阿梗合作的《踮脚张望》绘本版里阿梗笔下透露的那些欢乐,也有真正的我。

    有些朋友觉得,myway5里说了太多好像离他们生活很远的事情,太不切实际,但那也一样是我。不过确实,也许我应该思考如何用更细腻的手段去表达。谢谢你们给我的意见。而,虽然我好像出过几本书了,作为一个创作者,还算很稚嫩。我很想慢慢的,用短暂的生命,去做一些自己满意和值得留念的东西,

    myway系列的故事,我依然在继续画,好像一个交往多年的老朋友,舍不得放下。会慢慢的画。总有新的想法在我脑海里,v的旅行还在继续。

    而这个冬天,会有三年多积累的短篇集,六个故事,与你分享一个温暖的梦。每个故事,都是在寻找一个答案,那时候彷徨失措的自己,带着总总遗憾给那些不完美的故事结尾找一个圆满的说辞。说给自己听,也说给别人听。有时候也想,尽管那些故事都有个结局,尽管现实有时候会狠狠咬我一口,仍想在心中,保留最美好的一丝对消逝年华的挂念吧。

    真开心我们这样一起慢慢长大。